恍如隔世

今天的羡羡也很烦恼

        月色如水一样撒下,今天一看就是个不安静的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碰,嗒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靠,蓝湛不就是出去买个酒吗?你干嘛一直追着我啊!”一个穿着紫色校服的少年从屋檐上飞奔而下,手上拎着坛酒,脸色确实气的发青,不过他的嘴角确实微微笑着的(传说中的脸上笑嘻嘻,心里妈卖批)。他的天子笑,就这么没了一坛,简直心痛的无法呼吸。蓝湛这个人不知道有什么毛病,上次偷偷下山买酒正好撞到他。还以为要被抓了,结果被他握着双手看来看去,不知道在干啥,虽然后面被自己跑掉了,但是后面被蓝老头罚抄书的时候又丢一起了。这下更好了,便宜都被他占光了,谁能告诉我,雅正端方的双壁之一居然是个断袖,而且还想拉他一起做断袖。娘亲,快救我,这里有一个好看的坏银,你再不来我就完了(弯了)。

        想着想着突然撞到了人,他刚想抬头就被一个充满檀香的怀抱给包住了。凉了,是蓝湛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的羡羡赶快抬头对着面前的人“吧唧”的亲了一下,希望他像上次一样被吓着。

        结果他想不到的是眼前的人开始不按套路出牌了。只见他身体一僵,又将他搂紧了,然后一个吻就落在了他的耳边。吓的羡羡一抖“碰”天子笑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的天子笑哇,一口都没喝,你赔。”羡羡用气呼呼的眼睛盯着少年忘机,清澈的瞳孔里居然有一丝委屈。宝宝心里苦,宝宝不开心,宝宝有小情绪了,快来哄宝宝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要是不想赔的……啊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少年忘机“好”

        “太好了,蓝湛,走吧!我们去买天子笑。咦?不对啊!不是这边走的,哇你要去哪里?不是说要赔我天子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把我赔给你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不不,我错了,不要天子笑了,求放过T^T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再叫我就禁言了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
今天的忘机有烦恼呢

        小蓝湛做了个梦,梦里有个黑裙姑娘在向他招手,对他笑。他看到自己走到姑娘身边,抱住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 他想:这个姑娘可真好看啊!要是…

        没有要是,他醒了。他看了看空荡的双手,有点难过,然后从床头摸出一条抹额放好,便起身了。身为姑苏蓝氏的弟子,早上怎么可以赖床呢。

       (时间)——马车(飞快地跑)

       转眼间,晚上到了,是时候该睡了。他爸床头的抹额放到手心,然后睡觉。

       果然,他又梦到了那个姑娘。他今日在藏书阁查找过:无端梦见现实未见之人,极可能是某些特殊因素的影响。若无意外,可能会持续两日,第二日便会消失。

       想到今日查的东西,他不想姑娘离开他。于是他像姑娘走去,让姑娘把手伸出来。姑娘大概也知道今天是最后一天,于是乖乖的伸出双手,歪着头看他。他将手心的抹额取出,直接像姑娘的双手绑去,然后抱住姑娘说:“我的,抱住了就不会放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你的,以后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 然后小忘机就被吓醒了,为什么姑娘后面会变成一个男的???

       他居然把抹额给了一个男的……他的抹额……


突然有一个想法,假如羡羡在快穿世界里,每个世界都去攻略他蓝二哥哥。

第一个世界  青春校园

第二个世界  古代宫廷

第三个世界  玄幻修真

第四个世界  大战重生者

第五个世界  灵异鬼怪

第六个世界  世界末日

第七个世界  娱乐圈

第八个世界  直播圈

第九个世界  重生回魔道


一枝桃花

三月桃花好似美人一样含羞带娇。

        窗外的桃花开了。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像极了那人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 我推开门走到了那桃树之下,伸手摘了一枝桃花,恍然间又回到十年前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先生,先生你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?”一个穿天蓝色衣袍的男子向我跑来,他把双手藏在身后,在我面前站定,弯起一双好看的眼睛。整张脸上充满了欢乐,他看着我好像看着全世界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我那时却是极其冷漠的回他“你带了什么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伸出手,露出了手中的东西,那是一枝刚摘下来的桃花,花瓣上还带着水珠,他小心翼翼的看着我,生怕我会不喜欢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,他的担忧成真了,我接过那枝桃花,在他即将露出笑脸时松手,丢到了地上。不去看他黯然的眼眸,径直的从他身边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那掉落的桃花就像一道沟壑,在我们之间划下了深深的一笔。从此,我在这边冷冷观看,他在那边死死挣扎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先生,我知道的,你不信我,不喜我,我无论做什么你都不会看我一眼,就如同当年的那枝桃花一样,你从来没在意过。你丢的从来都不是桃花,你丢的是我的一颗真心。”她当着我的面给自己上红妆。她?是的,是她而不是他。我从来没想过天运的太子居然会是女人,从来没想过她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,大错已成,天运作为战败国,是要派一位公主去和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以为我喜欢三公主楚明玉,于是自曝身份去和亲。殊不知,我心之所爱着是她。

         幼时,在天运皇宫受众人欺凌,被一个女孩所救。从此,心生爱慕,成人时,多方打听得知,天运国只有一位公主,名楚明玉。楚明玉的母妃是一位昭仪,一位相当皇后的昭仪。为了楚明玉,我替她母妃出谋划策,陷害当朝太子楚月冥。可太子却心悦于我。当时什么想法来着?龙阳之好,不堪大用。因为偏见,他做的一切在我看来都是虚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现在,我才知道,我认错人了。我心仪的从来都是过去的楚明月,现在的楚月冥。月冥、明月,只有我一人会假假分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 十里红妆,远嫁他国,她怕是已经对我绝望了吧。